中国是世界上最多人发心受持菩萨戒的国度!

守中2014 发表于 2020-03-21 16:23:53 | 只看该作者
0 0

二千五百多年前,人天云集,法会庄严,释迦牟尼佛以微妙音声告诉大众:我涅槃之后五百年,大乘佛法将开始流布,由天竺传到东北方的震旦;文殊师利菩萨长久以来,一直住锡在震旦中国的清凉山教化大众,无量菩萨眷属追随著祂,到那时候,将有许多善男子、善女人一起来拥护大乘佛法。

震旦即是中国,这片土地上的人世代农耕,个性纯朴敦厚,知足常乐,一切大众广受儒家传统伦理文化熏陶,普遍知道礼义廉耻,自然向往君子德行;往往有德者登高一呼,便能上行下效,风俗为之丕变;如是尊重有德的华夏民风,便能敬重大乘贤圣,如实信受大乘至理,而与大乘佛法相应。

由于儒家提倡孝道,使得中华民族二千多年来以孝传家,成为最重视孝道的民族,这正好吻合了《地藏菩萨本愿经》中,孝女光目救度母亲的经教所阐扬的孝顺心,而佛教依众生无始劫以来,除非解脱入涅槃之外,必定都是在三界六道当中,一世又一世地流转生死的事实,进而了解到一切有情无始以来,都曾经是自己的父亲或母亲,因而将这种对父母的孝顺心推己及人,所以在佛教出家、在家菩萨戒中,佛陀一再耳提面命教诫弟子们,对每一个有情众生,都应该要如同自己的父亲、母亲一样看待,生起孝顺心。中国人孝顺的传统,就跟 佛陀的这项教诲相契合,于是很多人愿意受持大乘菩萨戒,发心作菩萨,而与大乘佛菩提圣道相应。

儒家也提倡仁德,期望实现“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的大同世界。这种入世济世的精神,又和大乘佛法中,强调佛弟子应当世世常行菩萨道,广度众生,祈愿众生都能够利乐解脱的志向相合;于是华人普遍亲近修学大乘佛法,发愿要圆满成就诸佛广大无边功德;并且要以庄严净土来摄受有情,因而就与诸佛如来的广大愿行感应道交。

就在这片华夏神州的沃土上,孕育著温厚的文化底蕴不可思议的大乘佛法即将来到这里扎根、茁壮、开枝散叶、利益众生。

二千五百多年前,当 释迦牟尼佛在印度化缘圆满之后,终于示现了涅槃;但也留给后世殊胜微妙的法义,五百年之后,一部又一部的佛教经论典籍,开始传入中国;其中大乘佛法精彩绝伦的微妙义理,受到了中国士大夫们的青睐,佛菩萨慈悲度众的情怀,更唤起了人们过往孝顺、仁德的善根,于是佛法就开始在中国大行于世。

工匠们忙著精雕细琢,一尊又一尊庄严无比的佛像出现在世间;画工们彩绘著一幅又一幅细致典雅的佛菩萨像,家家户户迎请供奉;从皇帝到庶民,男女老少都知道佛法来到了中国,家家 弥陀佛、户户观世音;暮鼓晨钟、高山名刹成为了智慧与道行的标竿。

我们中国自古地大物博,在当时养育了世界三分之一的人口,再加上儒家温润深厚的人文基础,因此甚深微妙的大乘正法,才有因缘在这块福地上来发光发热。本来在中国的古代,卜筮、算卦十分的盛行,当人们遇到困难时,往往是以求神问卜来占察吉凶,因此道术可说是十分的盛行。而当二乘佛法传到中国的时候,又因为它自了汉的气息太过于浓厚,这和中国传统士人“为生民立命”的广大胸怀也是难以相应的。因为此地的学人大多数是属于菩萨的心性,当受到大乘佛法的 熏陶,而了解到正真之道的甚深义理之后,自然也就发起了正确的抉择,不但舍弃了求神问卜之道,也不像南传佛教地区,是以二乘小法来作为主修。

大乘佛法流布在广袤的中国土地上,大乘佛法积极入世,无私无我,因而获得了众多知识分子的礼敬。历代皇帝、名相、朝野一致敬重,士大夫游历天下名刹,焚香礼佛,与各地高僧大德交游问法,上行下效,黎民百姓也在耳濡目染中,持斋念佛,甚至从此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代表。隋唐两代帝王更规定每个月六天乃至十天茹素,广行斋日,更规定全年三个月的长斋月;影响所及,当今华人还有早斋,初一、十五吃素,以及七七四十九天茹素祈福的传统。

当大乘佛法在中国普传开来之后,修学者也了解到作为大乘佛子,必须要发起广大的菩提心,发愿成就无上正等正觉,并且必须要生生世世受持高于一切戒律之上的菩萨戒,还要尽未来际修学一切佛法,以及摄受、救度无量的众生,而在历经三大阿僧祇劫这么长远的修行之后,才能够圆满成就佛道。

这菩萨戒的一条轻戒就是:受戒的菩萨不食众生肉,慈悲茹素。以众生无始轮回以来,互为父子眷属,偿还养育恩德尚且不及,何忍食之;茹素轻戒中并说明了大蒜、韭菜、葱等气味腥臭,有人会因此心生烦恼,如是则妨碍菩萨与之教化,因此当戒除之。由于中国皇帝本身提倡菩萨戒,也自己受菩萨戒,才有斋日、斋月的制定,影响所及,许多民众在遭遇困难时,便在佛菩萨圣像前诚心发愿持斋茹素,以求佛菩萨感大灵感、加被解厄。

受持菩萨戒有著十分广大的利益,对于没有受戒的人,即使他不造作恶事,那也只不过是个人的私德修为而已。然而,对于持戒的菩萨来说,同样是不造恶业;但是只要他的身口意行符合菩萨戒中十重四十八轻的戒条,他就是同时对十方法界的一切有情,都在持守这个戒法;因为他的心念是无边的宽广,所以持戒的功德也就因此无量无边的广大而不可思议。所以说,有受戒和不受戒这两种人在表面上看来,他们的行为似乎是一样的,但是他们所得到的功德大小,却是完全无法相提并论的。

以受菩萨戒和受三归五戒来作比较的话,这受三归五戒者,能得到六十一位善法神护持;而受菩萨戒者,因为发心成佛不可思议,所以护持的善法神更是众多,不知凡几。

一位具有菩萨戒体,并且很用心在持戒的菩萨,即使因为他不慎造下了重恶罪,而下堕到地狱去,他也会很快地警醒、忏悔,因而迅速的脱离恶道。如果说有的菩萨他的忏悔力还很微弱,还不足以让他脱离恶道,而继续留在恶道之中受苦,佛陀也会以佛眼来观察,以大神力来摄受加持这些已经发菩提心的菩萨,让他们能够很快地脱离恶道,而在佛道之中安住;并且 如来还会为他们开示过往的宿世因缘,让他们能够深心忏悔,而继续留佛法中发心受学。菩萨戒这个千佛大戒,有著不少像这样不可思议的功德力用;因此诸菩萨们也都乐于发心来受持菩萨戒。因此,中国是世界上最多人发心受持菩萨戒,比例也最高的国度。


概说密宗


此处所说之密宗者,乃谓今时弘传于人间之藏传佛教密宗,非谓佛法中证得密意之秘密宗旨也。密宗之初始,本是藉诸密咒真言、藉助诸佛菩萨及护法龙天之力,以求达到世间之身心安乐,而免产生佛法修行上之障碍,是故初始唯有藉诸密咒求护法神护持之法与仪轨,非如今日密教之法义组织严密。藏传佛教密宗法义之组织严密,乃是经由后来之日渐增补、及蒐集外道法与佛法名相之后,再蒐求外道男女合修淫乐之双身修法理论而纳入佛教中,然后以此双身修法之理论而前后贯串之,方有今日之规模,非如显教之三转法轮而圆具三乘菩提一切法,亦非如显教之于四阿含中已隐显函盖三乘一切法;故说藏传佛教密宗诸法乃是后来之凡夫俗子,依于妄想而建立增补之虚妄法,并非真正之佛教。

  藏传佛教密宗所说法义之荒诞不经,真可说是匪夷所思,乃是索隐行怪之宗教,本质并非佛教。而藏传佛教所说解脱道及佛菩提道,则又完全悖离三乘经典之真实义理,误导众生极为严重,令诸学人久修佛法而无所证,并且渐入歧途,沈溺于三界有漏有为法中;修之愈久,陷溺愈深,不能自拔,必将导致永世轮回、乃至堕落三途,贻害学人极为严重。

  然而如是严重事实,少人能知;乃至藏传佛教密宗内外或虽有人知之,而不敢言;诚恐据实言已,招致密教人士之群起而攻、百般辱骂、乃至害命;唯有默志于心,尚不敢公开明说,何况敢形诸笔墨文字?由如是缘故,致使藏传佛教密宗之实质,长久以来不为一般学佛者所知,乃至高级知识份子如陈履安先生者亦受蒙骗而不能警觉。

  如今世界资讯发达,学人教育程度普遍提高,基本佛法已普遍被一般学人所知,若有人能不畏藏传佛教密宗强大势力,敢出面据实指陈藏传佛教密宗法义之邪谬处,令一切法王活佛仁波切皆不能置喙,令一切学人皆能理解密宗法义之邪谬所在,则能使诸显宗学人不须舍显就密──不须从正法中转入邪道;亦能令诸藏传佛教密宗学人乃至一切法王仁波切回归正法,则古来密宗学人误入歧途、久修无证,或误修误证、犯大妄语业而导致舍寿入地狱之情况,即可渐渐消除;古时天竺佛教灭于密宗手中之故事,便不会再重演于今时之台湾乃至未来之中国大陆,佛教法义便可保持纯净;此后千年之佛教流传亦可无虞,今时后世广大学人亦可免于古今密宗邪见之遗毒。

  是故揭露密宗邪见、加以辨正邪谬之事,意义深远而且重大,佛教界一切大德皆不可等闲视之。普愿一切长老、大德、诸方学人、藏传佛教密宗一切法王学人,皆能如实探讨密宗之本质及法义之邪谬,捐弃成见,共为佛教之久远流传而携手努力,造福今时后世学人。

  复次,藏传佛教密宗之一切学人特须警觉及探究:我入密宗之门学法修法,目的为何?若目的乃是为求世间法之强身及男女欲之享乐,则可不须在意上来之所说,可以继续修学密法;若学密之目的,是为修学解脱道及佛菩提道,则应舍密就显,不可再存身于藏传佛教之内,盖其所修诸法皆属似是而非之邪见法故。若必欲留于藏传佛教之内修学佛法者,应俟密宗之法义邪谬修正之后,方可修学;否则皆必误入岐途,于佛法之修证,必定空无所成;乃至破毁菩萨重戒,双身修法是故意邪淫故。亦可免除大妄语业之未来无量世无间地狱长劫尤重纯苦重报,藏传佛教一切即身成佛法之修证皆是大妄语业故。由是正理,呼吁一切藏传佛教学人,应先探究自身学密之目的,而后冷静探讨藏传佛教法义是否符合佛法二主要道之真意,然后慎重决定自己之去留,如是方为有智之人也。

  藏传佛教之邪见极多,要而言之,以应成派中观之无因论邪见、及无上瑜伽双身修法之即身成佛邪见为主要。其次则是索隐行怪之行径:蒐罗一切外道所修、种种稀奇古怪之世俗邪见法门,纳入佛法中,以之作为佛法之修行法门;譬如求甘露、迁识法…等,以之作为佛法修行上之证量,其实与佛法之修行完全无关。由其行径古怪,违背佛法之理论与真实修行法门,故说藏传佛教是索隐行怪之宗教。

  复次,密宗之见、修、行、果,俱皆错误;灌顶诸法亦无实质意涵;而彼所传迁识法,谓可由空行母将学人之本识迁往空行净土或极乐净土者,亦属虚妄想;而密续之《大日经、一切如来真实摄大乘现证三昧大教王经》所说之观想本尊成佛已,即名已成究竟佛者,更为虚妄。求降甘露之法,则是欲界天之有为法,与佛法无涉;至于五甘露等,更是荒谬淫秽之邪见妄想,无关佛法。

  以肉身成佛而说肉身即是法身者,更是无稽;气功拙火之修链,亦与佛法无关;观想中脉明点为菩提心、以明点为阿赖耶识持命持身者,亦是外道妄想,非佛法也;修练宝瓶气,欲成就禅定之四禅八定者,亦是外道虚妄想,完全无关佛法也。

  至于宗喀巴将佛道次第颠倒,谓三转法轮诸唯识经典为不了义法,以二转法轮般若经典之“中观总相智”为究竟法,而藏传佛教黄教行者普皆信受不疑,非是有智之人也。宗喀巴于《入中论善显密意疏》中,引述显教诸经,以证成其所主张“无第七、八识”之说,亦皆是断章取义,曲解显教第三转法轮诸经之佛意;完全不知“第三转法轮诸唯识经所说诸法乃是证悟般若中观者证悟般若总相智后所应进修之一切种智”,反诬最究竟了义之一切种智唯识真义为不了义法,藉此邪说而否定七八二识,令人不能责其为未悟般若者。又不知般若中观所说乃是第八识如来藏之中道性,妄谓“无如来藏”之“一切法空”即是般若之主旨,完全误会般若正义,名为不知不证般若之凡夫也。

  宗喀巴更规定黄教之上师资格,以其人之大小香(大小便)不臭而有香味者为能否担任上师之标准,如是立论极为荒唐,与佛法之修证完全无关故。而宗喀巴所说秘密灌顶中,使用四脉流物(大香、小香、上师与明妃在灌顶坛行淫后所流出之精液与淫液)置于弟子舌上,谓由“尝彼而生妙乐三摩地”,更为荒诞不经。而彼藏传佛教学人学至最后阶段之大乐光明、无上瑜伽、空乐双运时,对宗喀巴等祖师所传授:淫乐遍身持久不退、而能于极乐触觉中乐空双运,并体会乐空不二者,即是成就正遍知觉,以此为即身成佛之无上秘密法;竟然信受不疑,令人怀疑藏传佛教行者究竟有无智慧?世俗有智之人尚能了知其谬,而学佛之人为学智慧,竟不能了知其谬,岂非颠倒?二乘人虽无般若慧,亦知应断除欲界贪,乃藏传佛教自称“超越三乘”之无上密法,竟反而贪著欲界爱,空言“以欲制欲”而远离三乘佛法,非是有智之人也。

  至于天竺密宗月称“菩萨”及宗喀巴之恣意否定七识与八识,令三乘佛法堕于断灭论及无因论中,已非荒唐而已,直是破坏佛法根本、谤菩萨藏,《楞伽经》中佛说如是人已成一阐提人,而诸藏传佛教行者竟然毫无怀疑、信受奉行,随之否定七八二识,随于宗喀巴等未悟祖师成就一阐提罪。

  如是,始自天竺,中及西藏,今至全世界延续不断之藏传佛教密宗、种种荒谬邪见及破坏佛教正法诸行,少人知之,而无人敢公开明说。佛教历经密宗如是长久以来之种种破法及摧残,展转传至此土,实质法义几已灭没,少人能知能证佛所宣示之三乘法义,哪堪于此一息仅存之际、更遭藏传佛教以种种外道法取代正法而加以摧残?

  若无人出而摧邪显正,匡复实质了义正法,则昔年天竺佛教灭于密宗手中之故事,仍将重演于今日藏传佛教传扬之中国,误导十余亿人;乃至随于藏传佛教之弘传全球,必将于后世误导全球学人;吾人若不加以辨正邪谬,致令全球学人普皆信受密宗藏传佛教邪法时,后必致使佛教了义正法永灭于此世界。


喜欢这篇文章,记得分享哦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领域棋牌下载

x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加入我们,

发现生活更美好...

立即注册

如果您已拥有本站账户,则可

郑州有色金属价格交流组
郑州有色金属价格交流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