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忘却樽前旧风味

麦田草 发表于 2018-04-30 08:40:54 | 只看该作者
0 0
本文选自《半亩方塘》一书,原刊载于《潍坊日报》周末版。

本文作者牛钟顺,历任潍医党办主任、滨医副校长、潍坊学院党委副书记职,为研究员暨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常务理事与作协会员及省社科专家库成员,著有文学评论集《半亩方塘》等,出版或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总忘却樽前旧风味

小说分为造园、绣画和设幔三卷,这也正暗含隐喻了故事的发展过程及其后果前因。全书文字可谓婉约而又饱含激情,境界可谓幽远而又温润圆通。品读全书的过程,无异于徜徉于园林建筑、书画刺绣、诗词歌赋、服饰美食等诗情画意中的过程。更有江南女儿的风流婉转和妩媚妍丽;更有文人雅士、世家子弟的为官之道和处事之理……这一切的一切,无不给人以美的享受,使人从中品咂到看似平淡实则深刻的人生况味,品咂到大家闺秀洗尽铅华后的安稳与平实。品咂到“天香园就是一个乐园,人间天堂似的,园中人那兴致勃勃做人的劲头,永无倦意,将生活过成艺术”的那种发人深思的生活态度。


孤峤蟠烟,层涛蜕月,骊宫夜采铅水。汛远槎风,梦深薇露,化作断魂心字。红甆候火,还乍识、冰环玉指。一缕萦帘翠影,依稀海天云气。

几回殢娇半醉。剪春灯、夜寒花碎。更好故溪飞雪、小窗深闭。荀令如今顿老,总忘却、樽前旧风味。谩惜余熏,空篝素被。

南宋词人王沂孙的这首咏物词,因着它的著名,曾经风靡了多少文人墨客,令多少代的多少人唏嘘不已,已是无从查考。但它所给出的意境,以及表露出来的淡淡忧伤的情绪,却让我不由自主地被深深迷醉。它的上阕从采香、制香写到焚香,层层推进,逐次展开。下阕回忆当年春夜焚香饮酒,如今却雅兴不再,昭示出对故国的思念。因所咏龙涎香具有神话色彩,所以词内的遣辞造境极富奇幻情调。咏哦品味,全词风格低回婉转,惆怅无穷,深深地感染着它的读者。

不仅我喜欢这首词,我的同龄人——著名女作家王安忆也同样喜欢。当这首《天香·龙涎香》中的词句如画卷般展现在王安忆的面前时,她不由的眼前一亮,灵感突现,文思泉涌,当下决定以《天香》为名,将一段明清旧事——沪上“顾绣”世家三代的故事演绎成小说。所以,从一定意义上说,首先有了这首词,才有了王安忆的鸿篇巨制。当然,如果没有王安忆的深厚积淀,一切也将无从谈起。但是至少有一点,就是这首词无可替代地起到了火种和引信的作用,起到了催化和酵母的作用。“我要研究的是,一户这样的大户人家,究竟是怎么败落的?我写了他们对奢华的无限追求,表现在很多细节描摹上,但我无意把他们放在道德中去进行衡量,说到底声色犬马的一切,我是喜欢的,它是道德之外的一个世界。”王安忆如是说。

我喜欢王沂孙的这首词,我也同样喜欢王安忆的这部《天香》。虽然它们一是短短的词,一是长长的书,但二者却有异曲同工之美,异曲同工之妙。只要是对王沂孙的这首词感兴趣,那就一定会对王安忆的这部书看上瘾。读完全书虽然用时较多,但一点也不觉得冗长乏味,而是会被那在久远时间中,埋伏着的和沉积着的温情细节所深深吸引,时常陷于其中不能自已。凡是品读完全书的读者,也很难不发出这样的喟叹,就是王安忆手中的那支笔,也犹如贯穿整部作品“顾绣”女红手中拈着的绣花针,运用自如,技法老道,其精雕细刻如在头发丝上熨字,其恢弘大气却又如山峰一样难以平视。既以典雅而又细腻的语言,将那明末清初的一幅清明上河图临摹描绘,又如剥茧抽丝,将其中的雍容华贵和恬淡从容娓娓道出。


在明嘉靖三十八年至清康熙六年的这段时间里,凡官宦人家卸任回沪,无不热衷游冶玩乐,遂使造园之风长兴不衰。这些园林和周围市井商肆接壤,道与街街与巷像织布机上的经纬一样,随着时间的推延越来越密。其中,士绅申家也借着这天时地利复加人和而造“天香园”,该园奇妙婉转,气象奢靡华丽,无论设计造型耗时用工,一时无出其右者,甫一竣工即享誉沪上。申家有长子名曰柯海,娶了南宋康王余脉的徐家小绸为妻。在小绸的陪嫁中鲜见金银财宝,惟有锭锭古墨,发散出扑鼻的异香。“接下来的事情从这里起了头,每一环都扣着下一环,也是像织锦似的,调经治纬,表面看是水似的一泻而下,其实却是有肌理的。”正当这对少年夫妻卿卿我我恩爱有加之时,却因柯海又要收纳江南闵姓之女为妾之举,两人从此心生怨恨,一生未解。正是因为这种机缘巧合,闵氏将娘家绣艺带入了天香园,经深谙才艺的小绸点拨,于是柯海的这一妻一妾,就共同绘制出了这令人称奇的“天香园绣”。而柯海侄媳希昭更胜一筹,将书画意境纳入绣品,将“天香园绣” 推陈出新,使之成为天下一绝。后来,伴随着申家的家道中落,由盛转衰,原本只是养在深闺人未识的绣艺,不得不担负起支撑这偌大天香园的重任,成为维持家计的主要来源。而出嫁不久即寡居的申家孙女蕙兰,更是公开设幔收徒授艺,以往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做派自此不再。如此这般,这包含着小绸和闵氏、希昭、蕙兰等申家几代女人心血的养在深闺的“天香园绣”,历经历史的沿革变迁,就像那旧时王谢堂前燕一样,最终飞入了寻常百姓家,成就了一代绣艺的民间传奇。

王安忆写这部书耗时几近两年,就像对待自己的婴儿一样是极为用心的,体现了她处处较真的创作风格。有时仅仅为了一个人物的名字,也煞费苦心,一连数天寝食难安,一点也不含糊。“戥子这个人越来越叫我喜欢,其实她是和荞麦、落苏差不多的人,原本大约也是差不多的命运,可是世事难料,也是天人造化,让她走出别一样的路途。这人物我起初取名叫“荸荠”,也为了应《诗经》中“国风”那一派,可又觉得不对,她应是市井中人,就要给她换个名字,必是个器物,经过文明进化了的。苦恼了好一阵,翻完一本中国谜语大全,专拣打用物的看,最后定了“戥子”,名字对路了,人的命运就显现了轮廓。”在小说的创作中,好写的应是异性之间的关系,无非就是儿女情长。难写的是同性之间的关系,尤其是女人与女人之间的关系,一不留神就容易落入俗套。可这部作品却蹊径独辟,用身重如山的情义打底,写活了天香园里的这一群女人。譬如,妻妾本是嫌隙仇敌,而小绸和闵氏却情同姐妹,义胆侠肝;婆媳应是势如水火,可蕙兰和婆婆却形同母女,难舍难离。




领域棋牌下载纵观全书,作者在这部作品里面,浓墨重彩地描述了一个士绅家族由兴到衰的命运起伏,描述了这座园林里一代代人的情感故事,描述了沪上本土文化的更替消长,描述了一种貌似边缘的民间工艺如何融入了人们的记忆深处。作品虽以上海申家的兴衰为背景,虽以“天香园绣”的变迁为其重心所在,但笔墨也不仅限于此。它更多的是书写天道人心和世故人情,钩沉沪上蕴藏在每一个屋檐下的“雅趣里的俗情”。“莫小看草莽民间,角角落落里不知藏了多少慧心慧手,只是不自知,所以自生自灭,往往湮没无迹,不知所终。……莫看上海不过是商渎之邦,几近蛮荒,可是通江海,无边无际,不像是南朝旧都杭州,有古意,却在末梢上,这里是新发的气势,藏龙卧虎,不知有多少人才!”小说中,王安忆借“武陵绣史”希昭之口,道出了那一份俗情的可贵与可叹。


小说分为造园、绣画和设幔三卷,这也正暗含隐喻了故事的发展过程及其后果前因。全书文字可谓婉约而又饱含激情,境界可谓幽远而又温润圆通。品读全书的过程,无异于徜徉于园林建筑、书画刺绣、诗词歌赋、服饰美食等诗情画意中的过程。更有江南女儿的风流婉转和妩媚妍丽;更有文人雅士、世家子弟的为官之道和处事之理;更有那些独特有趣的地名:方浜、肇嘉浜、七宝、三牌楼路、香花桥、法华镇……这一切的一切,无不给人以美的享受,使人从中品咂到看似平淡实则深刻的人生况味,品咂到大家闺秀洗尽铅华后的安稳与平实。品咂到“天香园就是一个乐园,人间天堂似的,园中人那兴致勃勃做人的劲头,永无倦意,将生活过成艺术”的那种发人深思的生活态度。

运笔至此,尚有一事似有赘述之必要。王安忆呕心沥血的“天香园绣”虽只存在于其艺术作品中,但“顾绣”却是真真切切存在于世的。据《顾绣考》描述,顾绣“其擎丝细过于发,而针如毫,配色则亦有秘传,故能点染成文,不特翎毛花卉,巧夺天工,而山水人物无不逼肖活现”。“龙衮煌煌,不阙何补。我后之章,天孙是组。璀璨五丝,照耀千古。娈兮彼姝,实姿藻黼”,董其昌的这首诗,活灵活现的写出了顾绣的美轮美奂。

天香园已为梦境,但一颗锦心犹在。锦心似莲,莲开遍地。


今日小编:王云 设计:萌萌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领域棋牌下载加入我们,

发现生活更美好...

立即注册

领域棋牌下载如果您已拥有本站账户,则可

郑州有色金属价格交流组
郑州有色金属价格交流组

领域棋牌下载

© 2017-2018 郑州有色金属价格交流组

返回顶部